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如果不能登入的先换一个浏览器试一下还不行就点上方找回密码,邮箱乱填找不回的请联系客服邮箱或者QQ1925955857!
UC和QQ浏览器兼容不是太好,视频不加载可以刷新几次看看,或者换浏览器,推荐谷歌/360/搜狗浏览器

【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】(115)【作者:draingslee】

[复制链接]
听说 发表于 2019-2-9 15:2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字数:984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一百一十五章
  2017年韩国,今天是秀智拍摄真人秀的日子,为了拍摄真人秀,秀智带了几位工作人员去了她的家安装摄影机。只见她穿着黄色无袖上衣,小黑点白短裙,搭配白色高跟凉鞋,露出雪嫩的手臂和小腿。高挑俏丽气质优雅,端庄又甜美的打扮让三个强壮的工作人员看直了眼,一边搬东西还不断一边偷看女主人,秀智心里有几分生气又有些骄傲。
  到了中午,工作人员把上衣脱去,三个精壮结实的身体出现在秀智面前。他们三个,一个叫金权德,一个叫李柄义,还有一个最高大粗壮的叫做全国雄。
  忙完三个小时后,三人终于完成安装大业。三人离开,秀智躺在床上,脑中都是男人精壮的肉体。昨天跟男友李敏镐电爱许久,约好了今天俩人搬到新居要好好享受,重温蜜月的感觉,没想到刚刚他却在电话说因为拍摄电影,得出国一趟,所以不能来了。
  偏偏秀智刚刚又看到如此强壮的男人肉体,房间里还有浓烈的男人气息,看着床头布置的照片,秀智咬着下唇,从箱底拿出平常电爱用的玩具,躺在床上开始自慰起来。一手隔着衣服搓揉乳房,一手压着内裤爱抚阴唇,很快就流出淫水呻吟起来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想做爱……oppa你在身边就好了……好想好想……」
  秀智把弄湿的内裤脱下,拿起按摩棒插进阴道里,她一直不敢告诉李敏镐,其实按摩棒比他的阳茎还要大一些些,插起来比他的更舒服。
  「啊啊……好大……被插进来好棒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好喜欢被插……啊啊啊……好爽……好想要强壮的男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秀智……好想要强壮的男人插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」正当秀智渐入佳境,全心取悦玩弄自己迈向高潮的时候,两个男人突然扑了上来。原来是刚刚的金权德忘了把手机带走,和李柄义两个人回来,竟然发现大门没锁好,直接进屋听到房里有女人的呻吟,来到主卧房就看到秀智的自慰秀。
  只见刚刚还端庄俏丽的女偶像,衣衫零乱,连内裤都脱掉了,自己弄着按摩棒想要男人插。血气方刚的两人哪里还受得了,直接就扑上去,想要好好干一干这个又骚又淫的国民初恋了。
  秀智虽然情欲正浓,但个性贞洁保守,从来没让其他男人有机会过,当下剧烈挣扎起来。金权德抓住秀智的左手就往小嘴亲去,李柄义抓住握着按摩棒的右手,秀智用力往金权德唇上一咬,两条玉腿不安份地在床上踢了起来,双手努力挣扎,嘴里还叫着「放开我!放开我!」
  李柄义左手抓着秀智还在反抗的右手,心里一动,拿起掉落床上的按摩棒开到最大,上身压着踢动的玉腿,整根按摩棒狠狠往秀智的小穴插了进去。秀智立刻发出一声惨叫「啊啊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啊啊……好深……不行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」
  随着按摩棒的猛抽深插,秀智双脚忘记踢动,双手也紧抓床单。发现秀智不再挣扎,金权德亲吻着她雪白的脖子和耳朵,一只手搓揉着秀智的美胸,一只手轻轻抓抚着玉臂。李柄义用舌头舔着秀智的阴唇和小蜜豆,手上工具一下一下深插着阴道,很快就把秀智玩到投降。
  「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太深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不行啊……啊啊……停下来……啊呀……好深……啊啊啊……停下来……啊啊……要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快停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秀智喷泄出如潮爱液,一波一波把李柄义整只手都弄湿了,失神地躺在床上。
  「贱女人果然就是要插了才会乖,马的,臭婊子刚刚还咬我。」
  李柄义的手机这时响了「喂……拿个手机要那么久吗?」
  「哥你把车子停好,有好康的,你快进来!」李柄义出去接全国雄进来,金权德又不安份地爱抚起秀智。
  秀智神智稍醒,虽然高潮后绵软无力,还是不情不愿地挣扎起来,嘴里又开始说「放开我,我要告你们强奸,我一定要告你们!」
  「哥,怎么办?」金权德一边压着秀智,一边问向刚进来的全国雄和李柄义。
  「让我来吧,还没有女人能抗拒我的大鸡巴,一定插得她乖乖让我们干!」
  原来全国雄生来天赋异「柄」,鸡巴完全勃起后又粗又长有如儿臂,龟头硕大浑圆有如鸡蛋,曾经混黑社会坐过几年牢,在狱中每天无聊就刷着大鸡巴训练耐力,最近才出狱做起电视台的工作人员。勇猛的巨棒插得妓女们神魂颠倒,甚至有的不收钱还倒贴,不过淫玩女偶像还是第一次。
  金权德和李柄义压着秀智,全国雄拿出一瓶药水,脱下衣裤,超过二十公分的大鸡巴缓缓插进秀智的小穴。
  「啊……这……这是什么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那么大……那么深……喔喔……」当火热的巨棒深插到底,大龟头完全塞满子宫深处,从没被这样干过的秀智只能爽得喔喔叫。
  趁着秀智张嘴,全国雄把整瓶药水倒入她嘴中,捏住嘴巴让她吞下去。粗大的鸡巴深深插到最底,又缓缓抽出来,直到只留一个大龟头让阴道口含着,然后再次慢慢深干到底,再缓缓拔出来。全国雄极有耐心地等待催情药效发作。
  「我要告……喔喔……我要告你们……放开……喔……放开我……我要……喔喔……我……我还是要告……喔喔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喔喔……好深……好大……我……喔喔……太大了……太深了……喔喔……别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喔喔……别……别抽出去……别……」看着美丽的秀智慢慢语无伦次,媚眼迷离,俏脸微红,樱唇吟张,甚至嘴角都流下一道口水,全国雄知道时机成熟,不再深插,巨茎一抽而出,用大龟头磨擦着已经被干得外翻的阴唇。
  「秀智xi,愿不愿意让我们干?乖乖让我们干,一定爽死你。」
  这时秀智突然想起恩爱的男友,于是又想挣扎反抗道「不行!我很爱我男友的!我不……喔喔……不行……喔喔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不……喔喔喔……我……我……秀智……不……喔喔喔……秀智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喔喔喔……别停……秀智……别停……」
  「说秀智你愿意被oppa我们干!」全国雄再次让龟头在阴唇外逗弄,金权德和李柄义已经开始帮忙爱抚。
  「秀智……我……秀智……愿意……喔喔……我愿意……喔喔……我愿意……喔喔……秀智愿意……秀智愿意……秀智愿意让oppa你们干……喔喔……秀智愿意让oppa你们干……喔喔…………」
  金权德吐出舌头,探进秀智甜嫩的樱唇中,用力撬开光洁的玉齿,昂然闯进那芬芳的檀口内。被干得神魂颠倒的秀智已经不知道要反抗了,小巧的丁香芳舌被缠绕着百般挑逗,不但没闪避逃离,反而回应着男人的舌头在香津中来回地缠绵。
  李柄义一双大手不停地在秀智娇躯上的敏感地带抚摸着,从短裙里拉起无袖上衣,半解胸罩,恣意亲吻舔咬着秀智嫣红的樱桃,随便将雪白的玉峰揉捏成各种不同形状。
  全国雄粗壮的身躯压着秀智,胯下铁棍毫不留情地深深抽插着秀智紧嫩的蜜穴,每次大肉棒落下,都会连根捣入秀智肉壶的最深处,铁蛋似的睾丸撞击着会阴,硕大的龟头直直地刺穿子宫颈,攻入秀智那贞洁的宫殿里。
  秀智远在异地的男友李敏镐怎么也不会想到,在女友新家的大床上,一个孔武有力的精壮男人正骑在他心爱的女友身上,用粗大淫秽的肉棒不停地操干着,原本身心都完全只属于他的女人,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分享着她甜美的肉体。
  三人发现秀智完全不再抗拒,连半张的美眸都变得痴迷骚媚起来。全国雄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,嘴角淫邪的笑说「秀智xi你口口声声说很爱男友,还不是被别的男人强奸得快感连连,还一次被三个人玩!女人都是这样,嘴巴说着不要不要,被干得爽了,就会变成最乖顺最下贱的母狗!」
  秀智一听,羞愧地又想反抗,李柄义却不给秀智机会,加快速度大开大阖狠插了起来。他提升了抽插频率的巨棒,每一次拔出都会把秀智小穴深处鲜红柔嫩的蜜肉用力带出,紧紧缠绕棒身的蜜肉随着巨棒翻出体外,暴露在空气中,马上又被巨棒迅猛地捣入体内。秀智这辈子还没被这么粗的龟头、这么长的阳茎干过,被火烫的巨棒深深插得快要飞上天堂。
  秀智那温软细滑的粉红嫩肉好像舍不得离开粗壮的阳茎,痴缠着它,包裹着它,依依不舍,百般留恋,好似乞求肉棒在自己肥美的蜜穴里多插一会儿,多干一会儿。粗壮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,在秀智肥美嫩滑的肉穴里快速深插猛捣,不断把骚浪的淫水从蜜壶带到床上,房里持续着「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的撞击声。秀智被干得失了心魂,完全不记得深爱的男友,心甘情愿任由强壮的男人奸淫。
  如潮的快感一波波将秀智推上浪峰,金权德的嘴一离开,秀智就放声浪叫了起来「喔喔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要死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啊啊……饶了我……啊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给我……给秀智……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啊啊……死了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  即将到达高潮的秀智双颊火红,美丽的媚眼含着盈盈春水痴痴地望着征服她的强壮男人,娇艳欲滴的樱唇声声淫叫,随着肉棒每一下的深插,秀智娇躯都在不停地颤抖,阴道里嫩滑的蜜肉在抽搐中紧紧地缠绕在肉棒上,柔嫩的子宫用力地吸吮着龟头,淫水滑腻的蜜穴夹着巨棒不停地收缩,蜜汁四溢的嫩肉紧紧包裹纠缠着深深抽插的肉茎。
  秀智任由男人奸淫得婉转娇啼,媚眼痴醉,只要再狠干两下就将达到渴望已久的高潮。这时,全国雄却突然狠心拔出肉棒,坏笑地望着美丽秀智,金权德和李柄义也停下爱抚的动作。
  已经达到高潮边缘的秀智,此时感到体内一阵空虚,小穴里给予自己极度快乐的巨棒,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积蓄已久正准备倾泻而出的欢乐欲望,也无法得到释放。身体想要发泄的本能和渴望高潮的欲望,折磨得优雅秀智飢渴难耐,郁闷无比。嫩滑多汁的蜜穴一开一合抽搐着,彷佛渴望抓进男人的肉棒好好宠爱一番。
  秀智那峰峦起伏的性感肉体此刻被汗水和淫液涂得满满的,充满光泽显得分外晶莹细滑。她感到下身的肉洞里犹如蚁噬,瘙痒难耐,恨不得有根粗大的肉棒狠插自己。伸手想要爱抚蜜穴却被金权德和李柄义按住了,肉欲的煎熬让秀智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,腰肢不争气地扭动着,双腿大开向上挺着湿滑的蜜穴,好似最骚贱的妓女渴求肉棒的进入,现在只要是个男人,就可以随便的上她,插入她娇嫩的肉洞,随意地玩弄她性感的玉体,无论是谁想干她,端庄贞洁的秀智都会用紧热滑润的蜜穴迎合着肉棒的糟蹋和征服。
  此时的秀智完全忘了深爱的男友,忘了自己身为女偶像,所有道德、现实以及女性的羞耻矜持,此刻都已经通通被抛诸脑后,只剩下雌兽发情时渴求交配的本能。秀智红着脸、咬着下唇,张开腿挺起蜜穴向全国雄讨好似的不断摇晃着性感的屁股,一心乞望他把粗长的大肉棒重新插进自己体内,那模样说有多淫贱就有多淫贱。
  可惜全国雄只是冷冷地看着她,丝毫没有任何动作。
  「进……进来好吗……?」等了半天见男人没有反应,秀智羞红了脸怯弱地说着,再次飢渴地不断摇晃流着浪水的蜜穴。
  「秀智xi你不是不愿意吗?还说很爱男友?你这么爱男友,怎么会要别的男人干你呢?你还拼命反抗,咬了我的兄弟,我们可不想被告,犯上强奸罪。」全国雄此时用胜利者的语气揶揄道,肉棒却开始在甜美秀智的销魂洞口诱惑地逗弄着。
  听到全国雄提起男友,秀智脸色一阵苍白,想起他们恩爱的深厚感情,看着自己还在摇晃的屁股,想起先前欢淫的浪叫,床头恩爱甜蜜的情侣照显得是那么的讽刺。秀智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无耻下贱,是不要脸的淫荡女人,对自己的失贞感到愧疚和自我放弃。
  全国雄看着秀智的表情,见她满脸苍白,充满了愧疚和茫然,便决定用肉棒给她最后一击,彻底让她坠入欲望的深渊,成为三人任意操干奸淫的奴隶,玩女偶像可比干妓女好多了。
  粗长的巨棒猛地一下塞入秀智滑润的蜜穴,用力抽插了起来,硕大的龟头重新充满了空虚的子宫。秀智还在愧疚中,飢渴的肉壶突然迎来无比的丰盈,舒爽得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欢喜愉悦。
  「啊啊……好棒……啊……」就在秀智重回高潮边缘,又被干得完全忘了男友的时候,全国雄再次拔出肉棒,淫笑着在秀智的肉洞口轻轻研磨着,就像玩弄一只宠物母狗一样,不停地挑逗着秀智。那种渴望高潮却无法满足的肉欲煎熬,把秀智折磨得快疯了。
  「美丽的秀智xi,只要你说,是你自己求oppa我们干你的,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让oppa我们干。我们就让你满足,让你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。」全国雄淫笑着,诱惑着命令着。
  秀智被折磨得几乎要哭了,身体强烈的渴求告诉她有多么需要男人的那根大肉棒。秀智满脸的挣扎,全国雄再度挑逗性地深插到底,然后就拔出来回到洞口玩弄。反复数次之后,秀智终于彻底被击败,忘记了深爱的男友,乖乖地坠入了肉欲的深渊。
  只见秀智痴痴地望着强壮的男人,羞涩地说道「我……秀智愿意让你干……」
  「要说『求oppa干我,秀智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你们干』!」
  「呜……我说不出口……秀智真的说不出口……我……我……秀智想要……求你给我……给我……呜……」秀智听到还要叫别的男人oppa,理智和肉体的折磨,羞耻和欲望的交战,脑袋已经错乱到快要崩溃了,无助地哭泣,摇晃着流满淫水的蜜穴拼命地乞求男人的肉棒。
  「你不说,我们是不会满足你的!乖,听话秀智,你跟着了oppa我说『能满足我的才是我秀智的oppa,干我的就是我的oppa』。」全国雄用大龟头在秀智花瓣中粉红柔嫩的肉蔻上轻轻研磨挤弄,秀智舒爽得全身发抖。
  「能满足秀智的……才是秀智的男友……干我的……就是秀智的男友……」秀智无意识地跟着念。
  「『求oppa干我,我秀智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oppa干』。」全国雄重重插了一下又拔出来。
  「求……求oppa干我……喔喔……我秀智……以后……都愿意……乖乖随便oppa干……喔喔喔……」
  「很棒,继续说,我就继续干你,跟着我说:『秀智请国雄oppa干我,以后都随便国雄oppa干』!」
  得到被巨大肉棒插入的满足欢愉,秀智抛弃了贞洁和尊严,羞涩地跟随男人念着「秀智请……请国雄oppa……喔喔喔……国雄oppa……喔喔喔…………」
  被人强奸了还这样羞辱,秀智感觉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,但男人随即赏赐的巨大恩宠,给了秀智无限的快乐和满足,重覆着这个羞耻的称呼,秀智叫得越来越欢甜、越来越满足,在灵魂里似乎彻底把长久以来的枷锁砸得粉碎。
  「说:『秀智请国雄oppa干我,以后都随便国雄oppa干』!」
  「秀智请……国雄oppa……干我!喔喔……以后都随便……随便……国雄oppa……干……喔喔……」
  「说大声一点!清楚一点!」全国雄刻意刁难秀智,火热的巨棒又抽出来逗弄着蜜唇。
  「秀智请……国雄oppa干我!喔喔……以后都随便……国雄oppa干……喔喔喔……都随便……国雄oppa干……喔喔……都随便国雄oppa干!喔喔……都随便国雄oppa干!喔喔喔……」如此淫秽的话,秀智却自己连续说了好几遍,那种被彻底践踏的羞辱感,让秀智更加自甘堕落。
  「好秀智,这可是你自己求oppa干的喔,再多说一点!更淫荡一点!我喜欢听!」全国雄骄傲得意地俯视着已经被自己征服的国民初恋,自己的肉棒也忍得很辛苦,终于能狠狠在秀智紧热滑润的蜜穴大插起来,金权德又开始帮忙爱抚,李柄义却拿着手机在录像。享受火热的巨棒又深又狠地插满整个肉壶,秀智得偿所愿,爽得就算现在到达高潮死去也愿意。
  秀智满脸痴淫的甜笑,张开贞洁的樱唇,骚媚入骨不知羞耻地大声浪叫着、欢唱着,那些以前男友教她时还不愿意说的淫话,全心取悦操干她强奸她的男人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国雄oppa……国雄oppa……喔喔……请干秀智的骚屄……请操秀智淫荡的骚屄……喔喔喔喔……oppa干我……干我……干死我……快干死我……喔喔喔喔……国雄亲亲好oppa……好棒……喔啊……国雄oppa……用你的大肉棒干死秀智……干死你的骚秀智……干死你的贱秀智……秀智是又骚又贱的母狗……喔……好爱oppa的大肉棒……喔喔……死了……被干死了……死了死了死了……」
  「好秀智!好贱货!我要射了!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下种在女偶像里面!好好接着!」
  「里面……喔喔……不可以……喔……会怀孕……喔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秀智被oppa干死了……喔……随便你了……亲亲国雄oppa……随便你……都随便你了……死了……真的要死了……射给我……射给我……秀智是母狗……秀智是贱货……射给秀智……让母狗怀上国雄oppa的种……下种给母狗……射给我……射秀智……喔喔……母狗要怀国雄oppa的种……死了……死了死了死了……喔……」
  终于全国雄把火烫的精液灌满秀智的子宫,秀智只觉得从一股热流从蜜壶深处蔓延到全身,美得好像整个身心和灵魂都要融化,爽得媚眼迷离口唇开启,痴痴地躺在床上失神傻笑,心甘情愿成为欲望和快乐的俘虏。
  「国雄哥爽了那么久,也该让我们分一杯羹了。」李柄义把手机放在旁边,两人也脱下衣物。
  「看这秀智她爽得都没力气了,先让她帮我们舔舔。真是贱得可以,还说自己很爱男友勒!」
  秀智对羞辱她的话反而觉得有种堕落和背德的快感,完全没有抵抗任由男人翻弄成趴跪在床上。刚射精的全国雄仰躺着,缩小的鸡巴竟然和金权德、李柄义的差不多,三根阳茎出现在秀智眼前。
  秀智痴迷地看着男人赐予她快乐的宝物,唇舌温柔深情地吸舔着上面的淫水污渍,玉手被拉着握住左右的鸡巴,小嘴还主动讨好地含着全国雄缩小些的阳茎。金权德命令秀智三根都要吃,秀智瞇着眼乖顺地舔含着三个男人的鸡巴,温柔细心好像对待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宠爱,品尝着最甜美的糖果。
  看到原本端庄贞洁、拼命反抗的秀智,变成这么柔顺乖巧的下贱母狗,金权德再也忍不住了,脱光秀智的上身,躺到了她身后,全国雄换到金权德的位置。
  金权德把鸡巴由下往上插进秀智湿滑的蜜壶,伸出手揉捏着外翻的阴唇和肿胀的蜜豆。又被男人鸡巴插满小穴,秀智满心欢喜,更加努力服侍眼前的两根鸡巴,纤纤玉手来回套弄,张大嘴巴试着同时含进两个龟头。秀智闭起眼睛,好像一边被男人插着一边舔鸡巴是最美的享受,深情地用嘴唇亲吻两个龟头,伸出香舌乖巧地在上面舔弄,时而轮流含舔着左边和右边的阴茎。
  这下换成李柄义受不了,三个人再次换位,让秀智躺在床上,李柄义开始用力抽插着肉穴。秀智左右抓着大肉棒,不顾上面的淫水污渍,继续迷恋地套弄含舔起来。端庄优雅的气质秀智穿着白色高跟凉鞋,半脱的白纱短裙挂在腰间,脖子上还挂着深爱的男友买给她的项链,痴缠地迎合三个男人的奸淫。
  「淫荡的贱女人,有尝试过深喉咙吗?」被金权德羞辱的秀智甜甜地含着全国雄的肉棒,深深地被李柄义干着,媚眼迷离地仰望着说话的男人,挑逗的眼神说不出的淫贱骚浪。
  全国雄会意,先到一旁休息,金权德整个人蹲在秀智头上,大鸡巴深深塞满小嘴插进喉咙。李柄义开始加快速度拼命插干,秀智又是享受又是迷惘,闭着眼睛承受男人的蹂躏。
  两根鸡巴深深插着蜜唇肉穴和小嘴深喉,从未有过的快感和痛楚交错而来,秀智完全不能也不想抗拒,心甘情愿堕落在肉欲的深渊,鼻喉间发出哼哼喔喔的喘息,更让男人兽性大发。
  最终李柄义深深插到阴道尽头,「噗滋、噗滋」在子宫里灌注了生命的精华。秀智在爽美的快感中,仰着头把男人的阳茎深含到底,金权德死死忍住才没有爆发投降。
  李柄义看来是射得贼去楼空,拿起还在录像的手机,金权德走到一旁休息。全国雄命令秀智趴在床上,在秀智面前挺起已经恢复精神的大鸡巴。
  秀智看着这个带给她极致高潮、生平所见最雄伟的阳物,眼里尽是崇拜和爱恋。她柔顺地跪伏在床上,趴到全国雄胯下,张开诱人的红唇,深深地含住巨棒,用柔软的香舌舔舐着龟头,用樱唇吞吐着棒身,用香口卖力吸吮着。
  全国雄享受着秀智那美妙的小嘴、丰润的樱唇、滑嫩的香舌,全心全意的奉仕服务。看到床头秀智与男友的甜蜜合照,此刻这个端庄贞洁的秀智却在自己的胯下吞吐肉棒,飢渴地含吮着他的阳茎,屁股还不自觉左右摇晃,一心取悦他讨好他,让男人无限满意。
  旁边的金权德看得欲火难耐,挺起火热的肉棒,抓着摇晃的雪白翘臀狠狠插进蜜穴。被男人狠干的秀智并没有停下动作,甜美的快感让她更尽心尽力宠爱嘴中的大肉棒,含在口中用灵巧的香舌舔舐着、缠绕着、吸吮着,全心含到嘴角还流下长长的晶莹唾液。
  秀智被金权德干得爽美无比,用玉手套弄起眼前的阳茎,张开小嘴爱恋地舔弄吸吮着,再温柔爱抚着全国雄的子孙袋,深含着男人的阳茎上下吞吐,好像要让男人分享她的快感。
  全国雄强忍着逃离那美妙的唇舌,金权德把秀智翻成仰躺床上,肉棒粗鲁地狠干进小穴。适应了些许疼痛,累积的快感似乎也想要完全释放出来,秀智越叫越骚、越叫越浪。
  「啊啊……好棒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被男人干好舒服……啊啊啊……插秀智……插我……原来……被男人干……这么棒……啊啊……插我……再插秀智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  「被人强奸也那么舒服吗?你不是很爱男友吗?不是要告我吗?」金权德边说边加快抽插速度。
  「强奸秀智……强奸我……啊啊啊……oppa你是坏人……坏人……强奸秀智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秀智被强奸了……我要告……啊……不强奸我……秀智就告你……快强奸我……啊……强奸秀智……啊啊……被强奸好舒服啊……」
  「秀智你很爱男友,还要别的男人强奸,还要别的男人干爽你干死你吗?」
  「啊啊……秀智爱男友……秀智要别的男人强奸……要别的男人干爽我……干死秀智……啊啊啊……爱男友……干我的就是……我的oppa……oppa强奸我……强奸我……干我的就是我的oppa……啊啊……强奸我……干死我……不干死秀智……我就告你……啊啊……oppa干死我……干死我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  看着清秀清纯的秀智变成骚浪淫贱的母狗,金权德热血上涌,发了疯似的拼命狠插,秀智只能仰躺在床上,时而抓着床单,时而咬指颤抖,歇斯底里地大声淫叫。
  「真是淫荡的贱货,下贱的母狗,叫我权德oppa,我今天就代替你男友干死你!」
  「阿……权德oppa……干死我……干死我……啊……秀智是淫荡的贱货……啊啊……秀智是下贱的母狗……啊……oppa……权德oppa……干死秀智……啊啊……男友……干死我啊……秀智是欠干的贱货……秀智是欠干的母狗……啊啊……oppa……我是……我是……我是……啊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权德oppa干死我了……啊啊……真的死了……oppa……干死……小贱货……啊……干死小贱货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死了……被oppa干死了……啊……被干死了……死了死了死了……死了啊……」
  几分钟后,金权德把滚热的阳精狠狠射在秀智体内,一波一波强力的冲击烫得秀智神魂颠倒,爽美得有如去到了天堂,痴迷失神四肢张开仰躺在床上,乳白色的精液不断从秀智蜜穴满溢出来。被内射满满加上高潮余韵让秀智无意识喘息呻吟着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啊……」
  「秀智你男友什么时候会回来?」在迷茫的秀智眼前,出现了全国雄强壮的身影。
  「他去拍戏,到下周末前都不会回来。」秀智看着孔武有力的征服者,痴迷爱恋地乖乖回答。
  「那我们就可以好好干你一个礼拜了!喜不喜欢啊?」全国雄接力插进还充满快感的肉穴。
  「喔喔……喜欢……喜欢……喔……好喜欢……好喜欢国雄oppa……喔……会死的……喔喔喔……再干我真的会死的……喔……国雄oppa……亲亲oppa……喔喔喔……好oppa……亲亲好oppa……喔喔喔……饶了我……oppa……喔喔……饶我……饶了秀智啊……喔……国雄oppa……好爱你……喔喔……饶了我……真的死了……死了……喔喔喔喔……oppa……死了啊……喔喔……oppa……喔……」
  全国雄一下狠似一下,用力插着秀智软烂如泥的肉壶,火热的巨棒好像要把秀智钉死在床上,硕大龟头和粗长阳茎第一次就干得秀智爽翻美死,更何况现在已经被操干得连续高潮。可怜的秀智被轮奸到魂飞魄散,连抓住床单都没办法,双手胡乱空抓抖动含咬垂晃,被有如种马一样勇悍的阳茎插得死去活来,被干到心甘情愿一生一世做男人的奴隶。
  「喔喔喔喔喔喔……老……公……喔……死……了……喔……oppa……oppa……喔喔……饶……我……喔……oppa……爱……你……喔喔……饶……我……喔……老……老……喔喔……饶……我……死……喔……oppa……喔喔……老……公……爱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求……你……喔喔……oppa……我……饶……饶……死……喔……求……饶……我……爱……你……喔喔……爱……喔喔……饶……我……死……死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
  终于,全国雄深深插进秀智的子宫,将火烫的阳精射满秀智娇嫩的花心,崩溃的秀智半开着眼,已经直接被干到昏死过去,全身大字型瘫晕在床上,蜜穴流出爱液和三个男人的阳精。
  秀智的轮奸内射飨宴,在连续高潮满足爽死,不省人事之后,幸福地暂时告一段落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安卓APP下载|注册教程|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

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GMT+8, 2019-4-20 14:40

大西瓜联系邮箱/环聊:[email protected]

© 2016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